2013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·门罗(也曾译艾丽斯·芒罗),颁奖词中称她是“当代短篇小说大师”。82岁高龄的门罗,就此成为第110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也是该奖项第13位女性得主。瑞典学院称“门罗以精致的讲故事方式著称,清晰与心理现实主义是其写作特色”。

  门罗获诺奖时,加拿大正是午夜。女儿将她叫醒,门罗不无淡定地说:“现在正是午夜,我早就忘记这个茬了。”此前,门罗一次在接受视频网站采访时这样描述自己:“我并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。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可以吸引我,所以我没有像很多人那样被太多东西干扰。”门罗的低调是被公认的。美国文学评论家大卫·何梅尔评价道:“门罗不是社会名流,实际上她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,也很少出现在签售会上。”
  门罗获诺奖,在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,这是第一次颁给一位纯粹的短篇小说家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是对短篇小说这一文学创作体裁的一种追认和肯定。很多人把门罗与写美国南方生活的福克纳和奥康纳相比,而在很多欧美媒体的评论中,都毫不吝啬地给了她“当代最伟大小说家”的称号。
  门罗被视作“现代契诃夫”,她有很强的洞察力以及广泛抓住人物特点的能力,而对笔下的人物又不会带有个人评价。她的短篇小说经常被称作“微型小说”,但她本人一直反对这个称谓。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门罗直言:“写作之初,我也曾希望能写出长篇小说。我认为,只有写出长篇小说,你才会被当成作家来看待。这个想法曾困扰了我很久,但现在我认为短篇小说更被重视。”
  “门罗太太忙里偷闲,趁孩子睡了,菜也烧完了,赶紧写上一句半句。”这是国外评论家对门罗的一段描写。门罗以短篇小说写作见长。自然,这跟她的生活环境有关系。女人,是门罗作品的主角。门罗的写作可以分两部分:早期,写一些刚刚进入家庭生活的女孩子,为爱情、性、背叛、孩子等苦恼;后期,写在中年危机和琐碎生活中挣扎的女性,写她们的欲望和遗憾、强大和软弱。
  门罗的小说并不特别重视情节,更多的是利用时空转换,将记忆和现实生活打碎,重新组合。这也表现了她的观点:看世界,或许有新的角度,文学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认识世界。她曾经在一篇散文中介绍读小说的方式:“小说不像一条道路,它更像一座房子。你走进里面,待一小会儿,这边走走,那边转转,观察房间和走廊间的关联,然后再望向窗外,看看从这个角度看,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。”
  此次门罗获诺奖,毫无疑问,出版界将掀起一股“门罗风”。门罗的最新作品《亲爱的生活》中文版也将于近日推出。新作依然是讲平凡人的生活。比如,一个富有的年轻女孩和处理父亲遗产的已婚律师相恋,结果陷入绑架事件;一个年轻的士兵离开战场,回家去找未婚妻,却在路上碰到另一个女人,和她坠入爱河……故事发生的背景依然是作者一贯选取的地点——门罗的家乡,一个平凡的加拿大小镇。
  由此可知,门罗从自己和母亲身上寻找灵感,精确地记录她们从少女到人妻与人母,再到中年与老年的历程,尤擅贴近女性之性心理的波折与隐情,以及由此而来的身心重负,细致入微,看似脆弱,却又坚忍顽强。门罗获诺奖,也给那些迷信写长篇的作家们提了个醒。那就是:一辈子只写短篇小说也是可以成为大家的。


 

地址:济南市历城区旅游路5518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济南职业学院学生处 Copyright © 2013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-mail:xsc5306@126.com
 制作维护:大学生自律委员会信息网络部
版权所有:氯化石蜡52